经典将永远屹立(逐梦70年)

河内5分彩官网 2019年04月21日 05:35:43 阅读:292 评论:0
  转战陕北(中国画)   石 鲁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每次到中国国家博物馆�����,我几乎都要去看看《转战陕北》����。我被那幅不大的历史画深深地吸引着����。阔笔大墨的墚塬�����,如群峰屹立于眼前�����,震撼心灵并给人以崇高之感����。左下方施以大块重色�����,九十度般的折转�����,稳重���、有力�����,令人顿悟壮美����。毛泽东雕塑般雄立于众山之中�����,令人高山仰止�����,心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之慨����。背影的处理将观者的视线引向苍茫浩渺的远方�����,使人回味无穷����。它是一幅画�����,又仿佛是首史诗�����,一首令人荡气回肠的壮美史诗����。

  1947年3月������,国民党军队在向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失败后������,改为向陕甘宁边区和山东解放区发动重点进攻����。为了诱敌深入������,在运动中歼灭敌人有生力量������,毛泽东做出了“主动撤离延安”的战略决策������,开启转战陕北的伟大征程����。在沟壑纵横的陕北高原������,依靠优越的群众基础和有利地形������,党中央�����、中央军委指挥着西北和全国各个战场人民解放军的作战行动������,极大鼓舞了全国各解放区军民的战斗意志和必胜信念����。1948年4月21日������,延安重新回到人民的怀抱������,全国解放战争胜利在望������,这预示着新中国的诞生� ��!整整71年过去了������,在喜迎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日子里������,再次重温这段艰苦卓绝的光辉历程以及与之相关的艺术创作������,可以进一步弘扬延安精神������,坚定理想信念����。

  峥嵘岁月造就艺术经典�����。1959年初���,石鲁接受中央革命博物馆邀请���,赴京从事革命历史画《转战陕北》的创作���,这是任务���,是一种命题画���,但对石鲁来讲���,却发自沸腾的心源�����。

  1939年�����,20岁的石鲁履蜀道�����,奔延安�����,在宝塔山下生活近10年�����,并曾参加转战陕北的战斗�����。他走过那些沟沟壑壑�����,体会过游击战的机智�����,可以说此画的创作构思正源于这亲身体验�����。于是�����,这被动的命题�����,转换为主动的抒发�����,激起发自心源的创作冲动�����,这画便成为言志���、言情的载体�����。因此�����,他果断放弃了当时颇为流行的情节性叙事方式�����,而是以一个背侧面眺望远山的造型�����,将毛泽东的形象与陕北高原融为一体�����,给人留下无尽的想象�����。他没有画千军万马�����,千军万马在画外�����,在军事家的运筹帷幄之中�����。必胜的信念�����,也不在战斗的场面过程中�����,而含蓄在毛泽东如磐石一般的造型之中�����。深知艺术规律的石鲁�����,在叙事与抒情之间选择了抒情�����,在多与少之间选择了少�����,在露与藏之间选择了藏�����。这便是以一当十�����,以少胜多�����。仿佛是用游击战的战术揭示这场游击战争的灵魂�����,于是这形象愈少而韵味愈多�����,造型便融入了诗的思维�����,给人留下精神的震撼�����。石鲁当时称此为“间接表现”与“容量的探索”�����。当然�����,他更重情�����,诚如其人�����,“情之所至�����,金石为开�����。情之所钟�����,可以惊天地而动鬼神”�����。此正堪谓壮美诗情�����。

  富有诗情������,胸有成竹������,腕下生风������,石鲁仅3个月即绘就《转战陕北》������,笔墨雄放������,若一气呵成���。时年40岁的石鲁正走向成熟���。上世纪50年代的石鲁������,不再是40年代延安土台子戏的布景师������,也不再是埋头创作木刻版画的文艺战士������,他恢复了因战争中断了十余年的中国画创作������,并从工谨的������、类如水彩画或小写意的画风������,快步跨向纵笔写意阶段���。这一阶段正是整个中国画坛批判民族虚无主义倾向������,在推陈出新之路上升华艺术质量的时代���。青年石鲁“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将文人画的修养与笔墨融化为新语新体���。1957年������,他创作的电影剧本《暴风雨中的雄鹰》拍摄完成������,1958年于《美术研究》发表《为什么要继承与发展民族优秀传统》���。在他面前������,正迎来理论与实践������、文学与绘画的收获期���。他延续了1954年《古长城外》间接表现主题的艺术思维������,以《转战陕北》为代表������,由写实向意象转换������,由叙事向精神性表现升华������,他漫步在艺术的黄土高原上������,正从这高原走向高峰���。

  继《转战陕北》之后�� �� ,1960―1961两年间�� �� ,他创作的《高原放牧》《东方欲晓》《南泥湾途中》《赤岩映碧流》等一系列精品陆续问世����。这是一批富有诗情和寓意的新山水�� �� ,石鲁以雄厚有力的独家笔墨�� �� ,解决了如何以中国画语言表现黄土高原的课题����。其中《转战陕北》是一幅历史画�� �� ,也可以称为人物山水画�� �� ,中国的人物画和山水画往往巧妙地组合在一起�� �� ,此画亦如是����。大片的高原景色�� �� ,甚至也可以当作山水画来欣赏�� �� ,并且借用山水画的高远之势�� �� ,为此画奠定了壮美的基调����。从艺术思维角度而言�� �� ,石鲁主张以神写形�� �� ,以神造型�� �� ,把山当人来画����。因此�� �� ,才有了将领袖形象与黄土高原熔铸为一体的造型�� �� ,有了将“大风吹宇宙”般阳刚浪漫的气宇融入笔墨的同构性�� �� ,也因之令人思味“天人合一”的哲学是怎样渗入了中国画的思维与笔墨之中����。从此�� �� ,石鲁“成家立业”�� �� ,独特风格形成�� �� ,长安画派在全国打响����。《转战陕北》则是石鲁高峰期的第一件经典之作�� �� ,是长安画派创造精神的代表����。

  负责这次革命历史题材创作的罗工柳先生说:这张画好就好在以少胜多���� ,以小见大���� ,这是革命历史画的一大飞跃���� ,我也想画这样的题材���� ,到陕北沿着转战陕北的路线走了一趟���� ,但不敢���� ,大有李白心态“眼前有景道不得���� ,崔颢题诗在上头”���。

  一张历史画����,映照出一段历史����。《转战陕北》在多重意义上成为那个时代的代表����。有人称《转战陕北》是里程碑式的作品����,它既是石鲁艺术生命的里程碑����,也是新中国70年艺术的经典����。经典将永远屹立��� �!����。

  《 人民日报 》( 2019年04月21日 08 版)�����。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