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驴友”韩愈:比游玩探险,你们弱爆了

河内5分彩官网 2019年04月20日 10:10:40 阅读:146 评论:0

原标题:【古人有瘾】资深“驴友”韩愈:比游玩探险,你们弱爆了。

   中新网客户端4月20日电 题:资深“驴友”韩愈:比游玩探险,你们弱爆了。

  记者 上官云。

  “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之溺。”在唐代大文学家韩愈去世多年后,苏东坡对他作出了上述极高的评价。

  在世人心目中,堪称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大概是个正襟危坐、不苟言笑的“面瘫”。实际上,在温文尔雅的另一面,他也是个放飞自我、喜欢游玩的“驴友”,平时还十分热爱钓鱼。

  制图:张舰元 #writer摄

  韩愈的父母去世很早。他知道自己是个孤儿,从小便比别人更加刻苦努力读书,十三岁时写出的文章文采斐然,已经颇令人惊叹了。

  可惜的是,他的哥哥韩会也早早去世了。对韩愈而言,生活确实不太友好。

  在讨生活的过程中,或许是看多了民间疾苦,或许是由于其他原因,韩愈养成了耿直的个性,看到问题或者忍不了的事情就要指出来,不光怼同事,还会怼上级。

  比如,在担任徐州节度使推官时,由于官署实行坐班制,他实在受不了天天早出晚归,于是写了篇文章直接吐槽,中心思想就一个:打卡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卡。

  受牒之明日,在使院中,有小吏持院中故事节目十馀事来示愈。其中不可者,有自九月至明年二月之终,皆晨入夜归,非有疾病事故,辄不许出。当时以初受命,不敢言,古人有言曰:人各有能有不能。若此者,非愈之所能也。――《上张仆射书》。

  也许是领导惜才,也许是话说得比较入情入理,文章递上去后,他并没有受到什么批评或处罚。一段时间后,还回到了京城。

  制图:张舰元 #writer摄

  某一年,通过吏部铨选后,韩愈被任命为国子监四门博士。春风得意之际,他不改“驴友”本色,跟上司请假,见缝插针跑到华山玩了一趟。

  会董晋为宣武节度使,表署观察推官。晋卒,愈从丧出,不四日,汴军乱,乃去。依武宁节度使张建封,建封辟府推官。操行坚正,鲠言无所忌。调四门博士,迁监察御史。――《新唐书・韩愈传》。

  一般人去华山,大概也就随便转转,领略下名山风光。但传说中,韩愈没忍住,去了险峻的苍龙岭。

  据说,华山在汉朝之前,没有上山的路。苍龙岭左右沟壑万丈,十分吓人。直到唐末,岭脊两侧才开始设石栏矮墙。行人走上去,依旧两腿打颤。

  上山容易下山难。起初,韩愈试了几次,苦于山路陡峭,如在云端,没几步又退了回来。为了减重,他丢掉一些随身携带的书籍,仍然于事无补,就这么被困在了山上。

  急中生智,他拿出纸笔,写了一封求救信扔到山下,采药人捡到后赶紧报告华阴县令。县令一听,立即组织了一帮人进山,这才将韩愈救下来。不知道这能不能算早期的野外营救。

  制图:张舰元 #writer摄

  后人则在悬壁上镌刻了“韩退之投书处”几个大字,作为纪念。

  经此一难,韩愈本人被吓得不轻。他在诗中写道“洛邑得休告,华山穷绝陉”,还表示以后要注意安全,并且刻在石头上:“悔狂已咋指,垂诫仍镌铭。”。

  或许是这次游览华山的后遗症,从那以后,韩愈还是很喜欢寄情山水之间,但极少再孤身涉险。转而变得对钓鱼更加钟情起来,即使被贬,都没改这个习惯。

  韩愈其实一向喜欢钓鱼。早先,他与侯喜、尉迟汾等几个朋友相约在在洛水钓鱼。河岸上荆棘丛生,韩愈也不在乎,拿着渔具在河堤上奔走。坐下来后,和朋友一边闲聊,一边垂钓。兴之所至,他以钓鱼作喻,劝侯喜要有远大的志向。

  没有朋友陪伴的时候,韩愈就自己外出钓鱼。有时溜达到城外南塘,虽然荒草丛生,他也能耐着性子,钓鱼钓得兴致勃勃。有一回不知不觉中就到了傍晚,天下着雨,回到都城时都听到了城门的打鼓声。

  廉纤晚雨不能晴,池岸草间蚯蚓鸣。投竿跨马蹋归路,才到城门打鼓声。――《游城南十六首・晚雨》。

  悠闲的日子总难长久。贞元十九年(公元803年),他在半年内两次劝谏皇帝,一次是“论宫市”。另一次则是“论天旱人饥”,眼见关中灾民受苦,韩愈上疏请求免掉租税,得罪了权臣李实,最终被贬阳山。

  制图:张舰元 #writer摄

  一般人蒙冤受屈,估计心情会郁闷的不行。韩愈却似乎没受到太大影响。唐代的阳山很荒凉,胜在山清水秀,公务之余,韩愈经常泛舟漫游,仰观白云千姿百态;或者走入山中,感受野外各种奇特景象。

  昔我在南时,数君常在念……常思得游处,至死无倦厌。地遐物奇怪,水镜涵石剑。荒花穷漫乱,幽兽工腾闪。碍目不忍窥,忽忽坐昏垫。――《喜侯喜至赠张籍张彻》。

  其中,他最喜欢的一项娱乐活动,还是要数钓鱼。由于诗文写得好,韩愈的名气越来越大,有不少年轻人慕名前来求教。韩愈建立了书院,也常和学生去湟川河畔、翳嘉林等处,投竿而钓,怡然自得。

  彼时,书院有个学生特别聪明,但读书总是囫囵吞枣。为磨炼他的耐性,韩愈便带着这名学生去“皇溪”(即连江)钓鱼,一坐就是半天。后来该生幡然醒悟,考中了进士。

  处理完日常工作,韩愈会颇有兴致地参加参加老百姓们的“叉鱼”游戏。夜里,火把将水面照得如同白昼,鱼叉掷出,每每便有所获,舟中掌篙的船工喜滋滋地唱起了渔谣。

  制图:张舰元 #writer摄

  看着众人欢呼雀跃的场面,韩愈自己也非常高兴。当煮好的鱼肉端上桌后,他还会想起以前和朋友们一起垂钓的时光,盼着能同享美味。

  叉鱼春岸阔,此兴在中宵。大炬然如昼,长船缚似桥。深窥沙可数,静�水无摇。刃下那能脱,波间或自跳……如棠名既误,钓渭日徒消。文客惊先赋,篙工喜尽谣。――《叉鱼招张功曹(署)》。

  算起来,韩愈有不少诗作都写到钓鱼或者使用了钓鱼的意象。一生中,韩愈不止一次被贬,更曾因谏迎佛骨一事,差点丢掉脑袋。某种程度上,钓鱼是他抒发郁愤心情的一个良好方式。

  但不能否认的是,无论境遇如何,韩愈做到了“正直”二字,对朋友不论贫富,一视同仁;在为官期间,体察民情。他在阳山做县令时,给当地带来许多好的改变。

  制图:张舰元 #writer摄

  据说,为了纪念他,后人曾把阳山改为韩邑,把湟川改为韩水,甚至还有望韩桥、望韩门、尊韩堂等名字。

  说起来,唐代游侠风气很盛,喜欢当“驴友”、喜欢钓鱼的文人也不止韩愈一个,鲜衣怒马的李白,忧国忧民的杜甫……比起他们,韩愈显得特别点儿:他愿意一路向前地坚持,愿意冒险。

  体现在为人处世上,同是在朝堂做官,韩愈也比较刚正,虽曾因直言劝谏被贬,遍尝世间冷暖,依然不惧艰辛,愿言民生之苦。

  虽千万人,吾往矣。(完)。

评论

相关推荐

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