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行跑路牵出神秘股东:疑涉多名党政干部银行高管

河内5分彩官网 2019年04月19日 09:07:26 阅读:218 评论:0

(原标题:车行跑路牵出神秘股东名单:疑涉多名党政干部银行高管)。

51岁的重庆市彭水县居民张维贵,去年5月抱着43万元现金去当地一家“安全和质量绝对有保障”的汽车销售公司买奔驰车。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事情至今拖了快一年了,他仍是车钱两空,麻烦不断。

上游新闻记者近日赴彭水调查发现,这起车行失踪诈骗案的受害者还有多人,其中不乏当地党政领导。更为诡异的是,在这家消失车行的背后,居然隐藏着一份神秘的股东名单,其中疑有多名当地党政干部和银行高管的身影。

▲张维贵举牌维权,声称自己是相信了彭水县工业园区相关背书才买车被骗的。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范永松 #writer摄

折扣买车,多人交全款被骗。

张维贵家住彭水县汉葭街道石嘴居委会。2018年5月7日,经彭水县工业园区管委会职工游某介绍,他在位于彭水县工业园区内的重庆英莱汽车销售公司彭水分公司(以下称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定购了奔驰GLC260汽车一台,按要求当场交齐购车款435000元,并约定于2018年6月22日前提车。“当时车行生意红火,营业面积超过500平方米,销售员也有七八人,而且不断有车辆销售成交。”。

2018年6月22日,张维贵准时前往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提车,发现销售处大门紧闭,展车消失,偌大展场人去楼空。张维贵当时就吓出一身冷汗,急得团团转。

▲曾经红火的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展场如今只剩下标牌。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范永松 #writer摄

无独有偶,与张维贵同时被骗的还有多人。彭水县的公司职员杨小娜和同事冯先生,也在该车行各定购了一台大众帕萨特,购买价格均是17.6万元,比外面车行便宜近2万元,他们也是全款交钱。杨小娜说:“购车的钱是我和丈夫用6张信用卡透支取现而来,现在车没了,还得每月还款数万元,家里压力超大。”。

上游新闻记者调查发现,被骗的除了普通市民,不乏当地党政领导。胡先生是彭水县一镇街主要领导,也算见多识广,在当地人脉深厚。他也在该车行定购了一台途昂,车价打8.5折,总价37万。他先交了25万,结果同样血本无归。另一名当地政法系统干部杨先生,从事政法工作多年,买车前也经过调查了解,结果同样被骗现金10多万。

目前,在该起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关门消失事件中,据初步统计,被骗购车者约6人,总金额超过100万元,其中损失最惨重的就是购买奔驰车的张维贵。

工业园区公开背书成被骗主因。

为何这些当地的社会精英,无一例外地遭遇买车被骗呢?上游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彭水县工业园区主动为这家车行背书,并投资入股。

张维贵介绍,自己之所以到英莱汽车彭水车行订车,就是因为在彭水县工业园区管委会上班的同学游某的劝说。游某对他说,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开业之前,工业园区领导就在大会上作工作安排,要求员工宣传园区销售汽车的信息,并称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是园区引进的招商引资项目,是园区联营企业,有园区参与经营,安全和质量绝对有保障,园区的实业公司——泰安公司专门投资入了股。

园区领导还强调,为了推动英莱公司业绩,只要是职工介绍来的业务都有相应提成,每一个职工都有帮忙推销的任务,管委会将在年底对员工的销售业绩进行相关考核。

▲英莱汽车销售场地不到20米外,就是工业园区办公楼。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范永松 #writer摄

与此同时,彭水工业园区还在县城四处张贴广告,对英莱公司进行大肆宣传,宣布将以低于同行的价格和折扣销售汽车,同时用工业园区的信用为英莱汽车背书。

当地镇街党政领导胡先生也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自己也是看了县城四处张贴的广告才知道工业园区也可以买车,但还是不放心。为此,他先后四次给彭水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泰安公司副总经理陈德旭打电话询问情况,结果对方信誓旦旦地表示:该公司是园区专门赴重庆考察引进的项目,园区的泰安公司(系彭水县工业园区的另一块牌子,两单位同一套班子),还专门入股上百万,是英莱公司的大股东,信誉完全没有问题。“我因为信了对方的话,结果25万元被骗得一干二净。”。

▲泰安公司与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的入股协议。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范永松 #writer摄

工业园区称无责任,警方称属经济纠纷。

张维贵介绍,自己付出的43.5万元现金是自己的全部家底。为此,自己还将家里一辆二手车卖掉才凑起现金。“没想到一家车行说消失就消失,而带给自己的,则是家庭几近崩溃。”。

张维贵等人为此找到彭水县工业园区管委会,希望对方承担责任;没想到工业园区管委会领导一口否决与此事的关联,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我们没有和英莱汽车签订入股协议,也没有联合开店,只是将场地暂时免费借给对方使用。你们和谁签订的合同,把购车款打给谁就找谁。”。

合同是与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签的,钱也是打到对方公司账户的,但现在该公司的管理层全部消失,怎么办?张维贵跑到彭水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接警人员一审查,发现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有合法的营业执照,有办公场地,有明确的销售协议。警方认为这不属于经济诈骗,而只是对方未依约履行合同,属于经济纠纷,只能让当事人去法院打官司。

张维贵对此愁容满面:“打官司不仅时间漫长,而且就算我赢了官司,现在对方连人都找不到,怎么执行?”。

蹲守一个月,堵住车行负责人。

没有办法,被骗的张维贵等人商量,为了要回自己的钱,必须找到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的负责人。当初该公司负责接待和收钱的据说是一对夫妻,其中经理叫陈正花,另一位负责人任春阳是其丈夫。

张维贵等人多方打听到,车行消失后,籍贯是重庆武隆的陈正花已经消失不见,听说外出打工了;任春阳是彭水人,但也消失不见。

经过多方查询,张维贵终于得知了任春阳位于彭水县城的住所地址。经过一个月的连续蹲点守候,2018年7月的一天,张维贵等人终于将隐匿多日的任春阳堵住,并扭送到当地汉葭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任春阳向被骗者们承认,车行确实收了大家的车款,但不是为了诈骗大家,而是因为车行将收来的车款打给英莱汽车重庆总公司后,结果被总公司欺骗。总公司收钱却不交车,导致彭水分公司资金链断裂,“我们也是受害者,实在无法给大家一个交代,我们才只能关门跑路。”。

任春阳介绍,因为自己有信用污点,不能担任公司法人,于是让女友陈正花出面,因此英莱汽车彭水公司的注册负责人是女友陈正花。由于两人均是离婚家庭,并没有办理结婚手续,此事发生后,两人各自外出打工,已经断了联系。

公司文件曝光,工业园区是第二大股东。

为了推脱自己的责任,任春阳向张维贵等人提供了大量的公司法律文件和资料。这些文件证实,彭水县工业园区确实在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入了股,而且是第二大股东。

上游新闻记者发现,在一份签署时间为2017年11月9日,签署地点为彭水县工业园区的《汽车销售合伙经营协议》中,甲方为重庆英莱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彭水分公司,乙方为彭水县泰安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泰安公司是彭水县工业园区的另一块牌子,两个单位实际是同一套班子,系彭水县政府下属国有企业。

上述协议写明,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为甲乙双方共同合作经营公司,公司总投资规模500万元,合伙期限为签订协议之日起一年。其中甲方股份比例为55%,乙方为45%,即甲方向重庆英莱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出资50万元保证金加代理权占55%股权;乙方出资200万元现金占45%股权。

上游新闻记者看到,甲方的签字人为陈正花,乙方签字人为彭水县泰安公司总经理张智鸿。

▲车行合伙协议书中,被指背后有多名党政干部和银行高管的身影。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范永松 #writer摄

股东名单背后有党政干部银行高管身影。

除了证实泰安公司入股之外,张维贵等人还获得了一份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的股东名单和多份会议纪要。而这些文件证实,在该公司的股东中,存在多名当地党政干部和银行高管的身影。

上游新闻记者看到,在一份签署时间是2017年11月2日,比与泰安公司合伙经营早7天的《汽车销售合伙经营协议书》里,列出了6名股东名字。

该协议书显示,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由6名股东组建成立,6个股东分别为:陈正花、杨贵献、黄萍、任春雨、李霞、冉建。其中,除陈正花出资12.5万元占股25%外,其他5人均各出资7.5万元,分别占股15%。

张维贵等人多方打听后证实,6名股东中,有多人都是当地党政干部和银行高管的家属,属于股份代持。这明显属于国家公职人员及亲属违规经商,典型的利用职务之便违纪违规,牟取私利,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制止党政机关和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的规定》等有关规定。

据了解,股东名单中,陈正花是帮助任春阳代持股份,杨贵献是彭水县文旅委干部滕某洪的家属,黄萍是彭水县银行高管王某的家属,任春雨代表另一位当地银行高管任某生,冉建疑代表泰安公司副总经理陈德旭。

相关资料证实,杨贵献、黄萍、任春雨、冉建四人,除了在这份合伙经营协议签名外,在公司其他的会议纪要上签名,均是幕后的代表者。比如,在一份时间为2018年5月29日的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会议纪要上,列明的股东参会人员名单中就没有杨贵献、黄萍、任春雨、冉建等四人,取而代之的就是滕某洪、王某、任某生、陈德旭。

上述这份会议纪要写有:“公司内部明确划分工,滕某洪同志负责公司的全面管理,任某生同志负责公司财务管理和公司公章及合同的管理,各位股东不参与管理。”。

在同一天,有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盖章的一份移交清单显示,“2018年5月29日,陈正花向任某生移交重庆英莱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彭水分公司相关印章、合同样本、钥匙等相关事项。”。

张维贵说,这份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的文件,从侧面证实了股份代持的真实性。滕某洪和任某生并不是英莱公司的股东成员和工作人员,为何能以股东身份参加会议并接管公司,这不是最好的证明吗?。

张维贵说,这些文件表明,这是一起明显的国企招商、干部参与、合伙销车、公投私分的案件。

公职人员均否认是车行股东。

4月3日,上游新闻记者就此联系上已经在外地打工的任春阳。他表示,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与泰安公司合作经营是真实的。彭水县工业园区不仅出了200万元现金入股,而且免费出了500平方米的经营场地。

任春阳表示,张维贵等人打的车款,都由彭水分公司转给了英莱汽车重庆总公司,彭水分公司没有人贪污一分钱。2019年3月4日,涉嫌诈骗的英莱汽车重庆总公司负责人已经被警方抓捕。同时受害的还有英莱汽车綦江、涪陵、丰都、黔江等分公司,受损金额都在数十万左右。唯独彭水分公司损失最大,多达上百万。

任春阳同时向上游新闻记者证实,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后期管理,确实由滕某洪、任某生等人负责。这从侧面上印证了2018年5月29日该公司会议纪要关于股东内部调整分工的真实性。

上游新闻记者就此电话采访了彭水县文旅委工作人员滕某洪。滕表示,张维贵等人的购车款打进陈正花等人的私人账户上,属于找陈正花私人购车,属于他们之间的私人纠纷,与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无关。

滕某洪表示:“我和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不是股东关系,而是私人借款关系。后来为了讨回借给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的钱,但碍于身份又不敢违法要账,于是才从2018年5月份开始接管公司经营。”。

彭水县某银行负责人任某生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我不是(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股东,也不是合伙人。”至于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的会议纪要为何显示他列席了会议,他解释是:“因为他们要求我去作旁证。”。

彭水县某银行经理王某,同样否认自己是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合伙人。至于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会议纪要上为何有自己的签字,他表示是因为另一件事情的需要,随后挂断电话。

泰安公司愿依法院判决承担赔偿责任。

彭水县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彭水县泰安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德旭表示,泰安公司确实与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有入股协议,但在经营过程中,泰安公司发现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存在一些问题,为防止风险,在2017年12月27日就提出解除协议。但因为销售返点以及审计等问题,一直到2018年5月双方才签署解除协议。“因此,泰安公司只负责对2017年12月27日之前销售的车辆负责。”。

陈德旭介绍,他对张维贵等人的遭遇比较理解和同情,但整个事件与泰安公司没有直接关系。作为国有企业,泰安公司必须要有司法判决才能赔偿。因此希望张维贵等人走司法程序,只要有法院判决,泰安公司该怎么执行就怎么执行,领导决策失误该承担什么责任就承担责任。

陈德旭同时否认通过他人持有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的股份。但他侧面证实了滕某洪、王某、任某生是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股东。因为在2018年6月1日,3人为泰安公司向英莱汽车彭水分公司支付的一笔150万元的款项做了自然人担保。

当地纪委监委已介入调查。

上游新闻记者日前获悉,英莱汽车重庆总公司涉嫌经济诈骗下属多家加盟子公司购车款的案件,目前由南岸区警方在负责侦办。

今年2月25日,接到张维贵等人的举报后,彭水县纪委监委已经派出调查组,入住彭水县工业园区依法进行调查。

张维贵等人表示,在当地纪委监委介入调查的同时,他们也将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希望能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