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卫+万玛才旦 会碰撞出什么火花?

河内5分彩官网 2019年04月23日 10:47:53 阅读:349 评论:0

色彩运用有油画的感觉 #writer摄

导演万玛才旦 汤铭明 #writer摄

《复仇者联盟4》这个“巨无霸”将在4月24日登陆内地院线������,很多电影纷纷避让������,以免成为票房“炮灰”�������。不过������,由王家卫监制� �、万玛才旦导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仍然会在4月26日上映������,并由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进行专线放映�������。对爆米花大片不感兴趣的观众������,终于有了别的选择�������。前日������,《撞死了一只羊》在广州举行提前观影������,导演万玛才旦到场与影迷分享幕后故事�������。

万玛才旦一直是国际电影节的宠儿� ����,《撞死了一只羊》也获得了第75届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最佳剧本奖����。这是一个关于“轮回”与“放下”的寓言故事:司机金巴在路上撞死了一只羊� ����,决意超度此羊;杀手金巴即将找到杀父仇人� ����,准备报仇雪恨����。阴差阳错� ����,杀手金巴搭上了司机金巴的卡车����。两个叫金巴的男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了一起……����。

两部小说糅合而成��� ��。

歌曲强化超现实感����。

电影剧本由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糅合而成���。电影虽然只有86分钟������,但是大量的意象足以引发观众不同的解读:4:3的画幅����、两个金巴的关系����、藏语版歌曲《我的太阳》����、司机金巴几乎从不摘下的墨镜……导演也给出了他的解读���。

羊城晚报:《撞死了一只羊》反复出现了来自意大利的歌曲《我的太阳》�����,为什么用这首歌贯穿全片���?����。

万玛才旦:很早以前������,我在高原行走的时候听到有车里在放这首歌的藏语版本������,当时觉得很荒诞���、很奇妙������,当我写剧本的时候又想起了������,这首歌可以给剧情带来荒诞的效果 �����。电影里一直放的都是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到结尾进入司机金巴的梦境������,歌曲变成了意大利语������,更强化了那种超现实的感觉 �����。歌曲也跟剧情有关:司机金巴最开始唱这首歌的时候������,可以看到卡车里的吊饰是他女儿的照片;他跟杀手谈话时������,也有提到他的女儿������,女儿就是司机金巴的太阳 �����。

羊城晚报:《撞死了一只羊》的结局中���,杀手金巴没有杀掉仇人���,司机金巴则在梦中帮杀手金巴完成了复仇����。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 �?����。

万玛才旦:关于康巴人复仇的故事有很多� �� �,小说原作使用了“梦境”来处理复仇这件事� �� �,很特别� �� �,这正是吸引我改编为电影的其中一个原因�����。藏语里� �� �,“金巴”有“施舍”的意思�����。如果没有“杀掉仇人”这个行为� �� �,金巴不可能真正放下�����。因为康巴人的文化是必须完成复仇� �� �,传统是一直延续的� �� �,所以我把这个举动安排在梦境里发生�����。我想表达的其实是个体的觉醒� �� �,包括最后金巴醒来� �� �,看到头顶飞机飞过� �� �,也是一个进入文明时代的象征�����。

羊城晚报:影迷之间流传着一种说法������,司机金巴和杀手金巴其实是同一个人������,你怎么看这个解读�����?�����。

万玛才旦:电影稍微有这方面的引导吧��。小说里其实没有这样的设定����� ,改编的过程中����� ,我们的确希望突出两个人的内在联系����� ,所以把他们的名字都叫做“金巴”��。

与王家卫一拍即合����。

电影欢迎不同解读���。

王家卫的泽东影业想做一部藏族题材的电影� �,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项目����。正好万玛才旦的《撞死了一只羊》立项� �,便一拍即合����。王家卫+万玛才旦� �,会碰撞出什么火花���?《撞死了一只羊》一改万玛才旦过往电影作品的写实风格� �,故事虚幻成分更重�����、对色彩的运用更加大胆����。有人形容这是藏版《东邪西毒》� �,万玛才旦听完后笑了笑:“你可以这样联想� �,这是每个人的自由����。”����。

羊城晚报:王家卫担任本片监制����,他给电影提供了怎样的帮助�����?���� �。

万玛才旦:首先是创作层面的监督������。从剧本创作到后期����,我们都会做充分的讨论������。此外就是在技术层面上����,他提供了很多资源����,跟他合作过的张叔平������、杜笃之������、林强等主创的加入����,确实为电影带来很多好处������。

羊城晚报:看完电影之后���� ��,会觉得跟你以往的风格有一个比较大的转变����。在色彩运用上甚至有点王家卫的感觉����。

万玛才旦:的确跟我以前的电影会有一个反差����。以前比较写实������,这次多了写意的东西������,(电影风格转变)跟文本有关系������,我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风格去呈现这个故事����。形式上有转变������,但不是刻意的����。其实这个文本和叙事方式������,反而是我比较熟悉的������,在我的小说里������,这样的东西有很多����。所以这部电影更像是我小说创作风格的一个延续����。

羊城晚报:电影根据两篇短篇小说改编而来�����,你怎么看待影像文本和文学文本之间的关系����?����。

万玛才旦:有些小说天然适合改编为电影���,有些则不然����。从文字到影像���,需要一个转化的过程����。比如电影中司机金巴的墨镜���,在文学里其实没那么重要;但在电影里���,墨镜作为金巴内心的外化状态就非常关键了����。他一直不肯摘下墨镜���,直到最后���,他才取下墨镜������、露出笑容����。电影用一个道具就可以实现人物状态的转变���,不用讲太多����。

选择艺术联盟放映������。

希望电影找到观众����。

《撞死了一只羊》在海拔五千多米的可可西里高原取景����,自然条件十分严峻����,万玛才旦又对影像的要求十分高����。高原反应和高强度的工作����,成为了拍摄期内最大的困难:身为青海人的万玛才旦不幸“中招”出现高原反应����, 有工作人员开工两三小时之后就因为剧烈反应送去抢救����。

羊城晚报:演员们最让你感动的地方是什么�������?����。

万玛才旦:比如主演金巴���,他其实也在做场务的事���� 。我们剧组人比较少���,结束拍摄之后���,演员都过来帮忙收拾东西���� 。饰演杀手金巴的演员(更登彭措)���,我们需要拍他手部的特写���,因为他是长期在城市里生活的���,为了让手有那种(饱经风霜的)质感���,他每天早上都把手放到冰水里���,反复拿出来����、再放进去���� 。

羊城晚报:除了高原反应����,拍摄还遇到了什么难关���?����� 。

万玛才旦:我们必须很仔细����。比如������,我们先拍了司机金巴在茶馆的戏������,拍照留存;两三天之后再拍杀手在茶馆的戏������,我们就要去对比������,景别����、气氛等必须跟拍司机金巴那天一模一样������,不然就达不到两个金巴互为镜像的效果����。

羊城晚报:《撞死了一只羊》原定全国放映�����,后来改成了艺术联盟专线放映���。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决定���?���。

万玛才旦:我们希望通过艺术联盟这个渠道找到电影应有的观众�����,能够有一个持续性的������、有针对性的放映�����,让电影找到需要的观众�����,让观众找到需要的电影�����。(胡广欣)�����。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