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圈|文艺导演成“烂片王”?周冬雨砸钱演智障仅换来4百万票房

河内5分彩官网 2019年04月22日 19:57:48 阅读:226 评论:0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贵圈(id:entguiquan)��。

文/叶弥衫 编辑/三替������。

“不是直接针锋相对�����,我可能就像用小针扎一下大象�����,当它知道疼的时候�����,我已经走远了�����。”张猛说�����。他导演的新片《阳台上》上个月登陆院线�����,以不到400万的票房惨淡收场�����。豆瓣得分6.1�����,是他所有导演作品中的最低分�����。

在他的解释里������,拍《阳台上》������,就像用小针刺一下大象������,是他所坚持的创作者和环境����、体制之间的“一点点不和谐”���。

从“东北三部曲”到如今的“海上传奇”�����,张猛的作品连缀起来�����,俨然一部刺大象的经验史������。

如何在不动声色地行刺之后全身而退 �����,或许是他这么多年最专注的地方����。但在如今的环境下 �����,这位坚持现实主义的导演或许需要接受一个越来越明确的事实:这种行为 �����,在多数人眼里是无聊且无意义的����。

但张猛看起来依然乐观�� �,他告诉《贵圈》�� �,“也许等他们再长大几年�� �,才会发现原来那个时候�� �,曾经有一部片子�����、有一个导演关注过这样的一群人����。”����。

一半是残酷����,一半是温柔��� 。

在上海������,拆迁之下的废墟并不容易发现������,外部基本都有高墙围挡������,看不到内里虚实����。为《阳台上》采景时������,导演张猛往往只能爬上墙头������,“才能看到里面����。”����。

他对《贵圈》回忆当时所见所感:“那种破败的景象����,有一种弃尸荒野的感觉����。”����。

但有时候也会遇到意料外的温柔������。比如张猛本来属意一条要被拆迁的老弄堂�� �,但之后再去已经被保护起来了�� �,“可能将来会做一个文化事业�� �,就不是那种很盲目地推倒������、被高楼吞噬的状态了�� �,有情怀在里面������。”������。

张猛导演在片场讨论动作 #writer摄

这类生活中同时存在的冷峻和温柔����,在电影里达成了制衡:张英雄是个22岁的上海底层年轻人����,心愿是国富民强与世界和平����,现实是待业在家又遇到拆迁��� �。父亲在赔款谈判后心梗离世����,原本沉迷网吧的张英雄因此找到了人生目标:为父报仇��� �。他视拆迁办主任陆志强为仇����,锁定了其智力障碍的女儿陆珊珊(周冬雨饰演)为目标����,然而在漫长的窥视���、跟踪与想象之后����,他依然迷茫����,却决定放弃报复��� �。

电影里小人物的无力与迷茫随处可见�����。张英雄游走城市间用了大量的手持跟拍������,晃动的镜头正合了他心中的摇摆�����。他心里藏着报仇这件大事������,但镜像展现的是������,羸弱青年握着一把同样细伶伶的水果刀�����。而那些偷窥陆珊珊的粉色滤镜������,反讽地来自于厕所窗上的粉色贴纸������,甚至为了强调偷窥的一厢情愿������,导演坚持“没有从陆珊珊的视角给他任何一个反打的镜头”�����。

与此同时�����,电影仍保留着张猛对待小人物的温柔������。以至于他回看起来�����,“呈现到大伙儿面前的�����,可能显得稍微唯美了一点�����,缺少一点点残酷的东西������。”������。

《阳台上》张英雄和东北小哥沈重在邮轮里唱歌 #writer摄

电影里为张英雄保留了一个内心空间:一艘破败的“东方皇帝号”邮轮���。这是小说里没有的剧情��� ,张猛在采景时发现了这条废弃的船��� ,“跳进去看看��� ,发现那儿有一个舞厅”���。当时电影已经开拍��� ,他修改了剧本��� ,加了张英雄带着新朋友沈重来到自己最喜欢的地方���。两人在小舞厅里唱响《浪子心声》��� ,容易让人联想起《钢的琴》里��� ,陈桂林旁若无人弹起《致爱丽丝》——那些存在于小人物身上的高光时刻��� ,一定意义上��� ,都是导演的温柔���。

“沈重身上有一点我们东北文艺青年对大上海十里洋场的想象�� ���。在不知道杜月笙是谁的时候������,就知道许文强是谁������,他唱的那首歌������,是我们那一代都喜欢的歌������,有漂泊感�� ���。”张猛介绍�� ���。

但这个空间������,一开始就是用来被破坏的������,“小说里边只是沈重跟人好了不理张英雄了������,我觉得对他的伤害不够��� ��。”而让沈重偷偷把女朋友带来这里������,“玷污了他俩共同的舞台”������,才足以使张英雄的受伤达到质变������,让他把报仇从脑补到付诸实践��� ��。

虽然他最后也没有实现���。电影里������,张英雄放弃报仇是一个偶然——当他尾随决定拔刀时������,陆志强正好踩了狗屎������,他发现对方脱下鞋子清理时������,小心藏起袜子上的破洞���。而后他把目标转向陆珊珊������,但当发现这个智力只有10岁的姑娘哪怕在他意图侵犯时������,关注点也只有手里的食物������,他随后扔掉了小刀������,带着眼泪和微笑������,独自走出镜头���。

影片里张英雄看着陆珊珊 #writer摄

电影里只有这一类细节的具体呈现�����,并没有说明原因�����。而主创的解释�����,也同观众的理解那样充满不确定性�����。但张猛是非常明确的:“他看到陆志强的状态后�����,觉得杀他没什么意思;决定去弄他姑娘的时候�����,小说里有一个细节是把手伸进她的衣服�����, 发现她的胸像果冻一样凉�����。然后他就放弃了�����。那时候他可能觉得�����,他一直想象的美好的姑娘�����,其实是冰凉的����、没有情感的�����,他的复仇显得很悲哀�����。所以他最终把刀子扔了�����。”�����。

但当《贵圈》问扮演张英雄的王锵放弃复仇的原因是什么����,他的答案有点令人意外——很显然����,来自他的经验系统����,“他懂得了换位思考����,明白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和自己的难处������。”这位1996年出生的新人演员坚持����,“他是善良的������。”������。

在这样的差异里��� ,或许可以看到这位导演最大的温柔:他保持着一个中年人对世界的看法��� ,却没有将这种看法��� ,直接加在年轻人的身上 ���。

要是大象踢你怎么办�����。

《阳台上》改编自同名小说����,原著本身就没有强烈的情节冲突����,波澜可能更集中在人物内心����,甚至关键的“放弃报仇”都不构成高潮����,而是被消解于无形间����。“当时都觉得要改成电影剧本很难����,因为有太多内心想象����。”张猛回忆����。

但他还是决定要做这部电影�������,毕竟“小人物在时代大潮下不知何去何从”的故事�������,是这位坚持现实主义的导演一直选择的题材����。“文本上是打动我的�������,我觉得它是这个时代里�������,某一类年轻人真实的状态�������,不知道何去何从�������,漫无目的地在社会中游走�������,不知道仇恨是什么�������,不知道爱情是什么�������,很茫然的状态����。”����。

2011年张猛执导《钢的琴》 #writer摄

他知道这是一件不讨好的事��� ,在任何角度都不讨好���。在《钢的琴》大获好评后��� ,很多人给他提过建议��� ,“现在市场这么好��� ,都需要看一些类型的东西��� ,你做一点配方的东西可能更适合当下的市场���。”���。

“我不想那样做���。”张猛告诉《贵圈》���,“那样挺耽误时间的���,等于你对电影的想象变成了一个程式化的东西���。”���。

父亲是导演� ���、母亲是演员�����,自己一度还在本山传媒工作�����,但张猛在电影上最大的启蒙者却是贾樟柯——当他大三时第一次看到《小武》时�����,忽然意识到电影可以这样拍身边的人����。

但当他开始自己的实践时���� ,与全国银幕数突飞猛进相应的���� ,却是这类电影的市场变得越来越小��� 。处女作《耳朵大有福》几乎只能在电影频道上观看���� ,《钢的琴》至今出现在各种“赢了口碑/奖项输了票房”的盘点里���� ,之后的《胜利》因为涉及黄海波至今没有上映��� 。

他也调整过自己���,2016年���,张猛尝试拍了一部商业制作《一切都好》���,虽然电影里的亲情属于他关注的话题���,但当时采访里他承认���,“之前我拍电影是有感而发���,《一切都好》更普世���,完全处于电影工业流程中���,今天怎样�� ���、明天怎样�� ���、后天怎样���,要求得更技术性���,以前我拍片是没钱但有时间���,但拍这部是有钱没时间����。”����。

《阳台上》是他又回到了“有感而发”的轨道上�����。而相应的结果�����,是400万票房和豆瓣6.1评分——甚至低于《一切都好》�����。

但这仿佛已经是张猛所习惯的�������,不被他所关注的����、拍摄的����、呈现的对象所理解����� 。在被问及“是否意识到目标观众是少部分人”的时候�������,张猛以“没想过这个问题”回避了答案�������,但在被问到“是否意识到�������,你关注的对象恰好不是去影院看电影的那部分人”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他不假思索����� 。

在拍摄反映下岗工人命运的《钢的琴》时����,他挨过工人的打����,“不让我们拍的����,恰恰是我表现的那群人��。而原因不过是什么在马路上拍摄影响他们走路了��。”��。

“那会儿我第一次觉得�����,他们可怜�����,我也可怜������。这是何苦呢�����,还借了钱来‘表现工人阶级’�����,折腾啥呢������。”张猛对《贵圈》回忆������。

2019年3月4日����� ,张猛执导的电影《阳台上》在北京举行路演 #writer摄

类似的� �,《阳台上》路演时被年轻人质疑“烂片”����、“看不懂”����、“不知道导演想表达什么”������。他觉得也是一致� �,“我觉得那个男孩和张英雄是一样的������。年轻人就是有愤怒的� �,甚至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愤怒� �,他的发言其实是找了一个出口� �,来把自己的迷茫����、愤怒表达出来������。”������。

但这一切����,都不影响张猛拍自己的电影����,不影响在塑造陈桂林的时候����,额外多加入了“可爱”����,少放了“可恨”;也不影响在展现张英雄的时候����,不带评价地展现了一个年轻人的茫然和愤怒����,以及这种茫然与愤怒的无力� ����。

他将希望寄予将来�����,类似他评价那个表达了愤怒的年轻人�����,“也许等他们再长大几年�����,才会发现原来那个时候�����,曾经有一部片子����、有一个导演关注过这样的一群人������。”������。

至少他将扎大象的那根针留了下来��,“你不能对时代没有反思�����。”而担心或许仅仅在于��,要是大象回踢你一脚怎么办�������?�����。

“没踢死那就接着拍������,踢死了那就不拍了�����。”�����。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