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97%大学生被拖延症困扰

河内5分彩官网 2019年04月22日 17:13:42 阅读:259 评论:0

王小花熬了一个通宵���� ��,只在凌晨2点到3点之间睡了一个小时����。闹钟一响���� ��,她赶紧爬起来坐在电脑前���� ��,把键盘敲得“啪啪”直响����。如果是平时���� ��,她一定会睡到早上10点再起床���� ��,但现在���� ��,她不敢再拖了���� ��,当早上9点的时钟响起���� ��,她就会像靠魔法加持一身礼服的灰姑娘���� ��,无处遁形����。

这一夜只为还她欠了两个月的论文“稿债”�����。她自称是“典型重度拖延症患者”� ��,身边所有同学和朋友都知道她的“拖延症”已经进入了“晚期”�����。

和王小花一样认为自己有“拖延症”的大学生不在少数�����。近日������,中国高校传媒联盟面向全国199所高校的大学生展开调查������,调查结果显示������,97.12%的学生认为自己有或偶尔有“拖延症”�����。就连吃晚饭这样日常的事������,有人都能拖到晚上9点������,比如杨小米������,再饿也“拖”不动习惯性“床上瘫”的自己�����。

开始不了的任务像石头压在心头�����。

在张若看来� ���,“拖延”已经成为她日常生活中的一种常态� ���,“是一种惯性拖延”������。

备考教师资格证从大一“拖”到大三考前一个月才开始复习���,参加英语四级考试总觉得一次不行还有下次……似乎对她而言���,时间总是充裕的���,补救机会也总是会有的����。“不到最后迫不得已���,就不会给自己太大压力”����。

而这样的后果是�������,张若并未一次性通过教师资格证和英语四级的考试�����。她不得不承认�������,自己身上的“拖延症”着实是个问题�����。

调查结果显示������,近六成的大学生认为导致拖延的最主要原因是懒惰������,27.03%认为拖延带来的最大后果是任务完成效率低������,还有22.97%认为会耽误时间�、工作或学业 ����。台州学院教师教育学院教师陈于清在论文《人格心理分析:我们为何总是拖延》中研究指出������,拖延的原因可以归结于性格慢热�、优柔寡断�、主次不分�、过分追求完美等几类 ����。

以写小说为兴趣的王杰凯����,两年前给自己定下写一篇长篇小说的目标������。小说两个月写了三章����,每章只有2000个字������。按照原计划����,他要每天写一章����,周末每天写两章������。他每天都想加快进度������。早上醒来时����,他会在脑海里盘算����,今天要写些什么������。但当下班回到家����,他又觉得一天工作下来太累了����,想打一会儿游戏������、看一集电视剧放松放松;或者哪怕什么都不想做����,只是感觉当天状态不对����,可能明天再写更合适������。

还在读研究生的王小花也在毕业论文写作上犯了“拖延症”���,落笔的计划从去年12月拖到今年2月�����。写论文这样还可以“再等等”的事���,虽然一直像一块石头一样压在她心头���,但就是不想开始�����。直到提交论文初稿截止日期的前一天早上10点���,她才开始真正静下心来���,3万字的论文���,她在最后24小时内写完了1万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管是上课�����、上班还是约会�������,我经常会迟到�������。”杨小米觉得�������,爱迟到也是“拖延症”的一种表现�������。王杰凯意识到自己有严重的“拖延症”�������,也是因为迟到�������。

早上经常赶不上上班的公交车和地铁������,没有一次约会会提前到������,甚至连“压线”都极少���� 。因为改不掉的“拖延症”������,王杰凯已经准备好了各种理由应对迟到的情况���� 。“第一次我会说我先去洗个头������,其实当时我可能还没起床;之后可能会说坐过站了��、没打到车��、堵在路上了”���� 。

但也有时候要赶的不是和朋友的会面�����,而是飞机或火车���。拖延已经给他带来了严重的困扰���。王杰凯每次赶火车都是跑着进站�����、跑着进车门的���。因为知道自己太过拖延�����,每次坐飞机�����,他会提前4小时出发���。“但这是我心里预估的4小时���。”实际上出发时离飞机起飞顶多还剩两小时�����,另外两小时被他拖没了���。每当要出门时�����,总有一些事能把他拦住�����,要么是发现鞋子有点脏�����,要么是感觉发型不太对�����,要么是窗帘还没拉好���。

也有时候���� ,“拖延症”真的坏了王杰凯的事�����。那时他和另外几位同学在一位老师的组织下写作一部20万字的长篇小说�����。本来应该每周提交进度���� ,但因为是在假期中���� ,人变得懈怠���� ,每天都处于一种不想动笔的状态�����。到了要交稿的日子���� ,王杰凯拿不出稿子�����。

他因此受到了严厉的批评�� �。因为拖稿���,整个团队的成稿时间推迟了一个月�� �。当然���,拖稿的不止他一个人���,几乎所有人都没能按时交稿�� �。

半夜在公厕写论文吓坏同学 ������。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的调查结果显示��� ��,13.16%的学生因任务太难而选择拖延�������。杨小米的毕业论文就是如此�������。读了研究生后��� ��,她面对的科研压力较大��� ��,“拖延症”也更严重�������。在她看来��� ��,论文写作是一件非常巨大的“工程”��� ��,不是一件轻易就可以完成的事�������。

拖到临交稿的前一天���,杨小米必须通宵改论文�����。晚上11点30分宿舍断电后���,老式电脑很快就无法继续正常工作了���,不断显示“电量不足10%请接通电源”�����。无奈之下���,她只能搬着凳子一个人去公共卫生间���,将电脑接通公共电源�����。“一晚上不少上完厕所来洗手的同学都被我吓了一跳���,说我一脸哀怨���,坐在那里好吓人”�����。

大连理工大学人文社会与科学学部纪芳在《大学生拖延行为的影响因素分析》中提到�����,动机是拖延的主观影响因素之一�����,当大学生无法在行为过程中享受乐趣�����,很难认识到自己过程中的成长�����,也就对任务产生更多的厌恶和抵触�����,甚至自动放大这种不良的感受�����,所以会不自觉采用拖延行为来缓解内心不适�� 。

和杨小米一样������,马嘉嘉遇到有难度的事������,也会因产生不愿意面对的心态而导致拖延������。她承认������,自己的“拖延症”十分严重������。“潜意识里会产生逃避�����、拖延的情绪������,并把这种情绪带到实践的过程中”������。

别人用一个月准备的比赛作品����,马嘉嘉和队友“拖”到最后3天才开始做����。结果她们错过了作品最后提交时间����,也与比赛大奖失之交臂����。“当时超级崩溃���!尤其是看到时间一点点过去����,23:58 ��� 、23:59��� 、00:00 ……就像看着生命一点点流失����。”直到现在她仍觉得很懊恼����,“更不甘心的是评选结果出来后����,我们觉得获奖作品没有我们的有趣”����。

调查结果显示����,94.5%的受访者曾因自己的拖延行为感到过后悔����,哪怕只有一瞬间;90.19%的人认为自己的情绪或心态会因拖延而受到影响����,22.73%的人认为拖延容易让人产生负能量�。对于王小花而言����,拖延症的后果����,就是重度紧张和焦虑�。这种焦虑在任务未完成时一直存在����,随着“死线”的来临而越发尖锐����,真到了要赶工的时刻����,王小花会紧张得拉肚子�。

被逼到死角的王小花开始反思自己是什么时候患上“拖延症”的������,在她看来������,真正开始拖延是在读研后����。研一时课程很多������,每半个学期结束������,就会有四五门课程需要同时写结课论文����。“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如果只有一两篇小论文还好������,但当四五篇论文同时压下来������,她不想面对������,只想逃避����。

不想面对的结果就是最后不得不面对更大的压力�����,以及任务完成质量打折扣���。但找到“病根”对王小花来说不意味着找到解决办法�����,直到现在�����,她还是不到最后就难以开始�����,特别是当面对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在实习中�����,她负责市场运营方面的工作�����,基本没有拖延症;但只要面对论文�����,开始这件事就变得格外艰难���。

战“拖”:调整预期����、消除干扰����。

当王小花的拖延症连身边的同学都看不下去时�����,他们就会催促她�����,还拿拖延症来调侃她����。王小花不反感�����,她很感激这些来自同学的督促����。“我觉得催我的人都很好�����,他们有时候也能催得动我�����,能加强我提前开始的动力����。”王小花说����。她在尽力尝试提前开始�����,不把自己逼向“死线”����。

对于奈何不了的“拖延症”��,张若也没有什么好的克服办法����� �。“曾经也给自己立过FLAG��,前期执行度不错��,但是时间久了以后执行度就大大减弱了����� �。”现在��,张若还是会拖延����� �。准备今年年底考研究生的她��,直到现在也没开始复习����� �。以尚未收集好相关资料为由��,她总不着急��,“等所有资料收集完再开始学习”����� �。

当张若发现和她报考同一个专业研究生的同学早就开始复习���,她才有了紧迫感���,强迫自己开始准备����。“很早之前就意识到自己有拖延的情况了���,但直到事情被耽误了才开始正视这个问题”����。

在调查中����,63.4%的学生尝试过用列时间表的方式来规划自己的日程����,还有的则会通过建立激励机制�����、外界监督等方式以克服拖延行为������。

努力寻求改变的杨小米生怕“拖延症”影响到工作����,她会习惯性地记录每日要完成的事情����,并且尽量在当天完成所有事情���� �。而她担心的是����,如果之后再遇到困难度比较高的事情����,自己又会出现严重的拖延���� �。

纪芳在研究中指出 ����,大部分大学生拖延者往往缺乏规划调控的能力 ����,也因此产生畏难心理 ����,从而导致拖延�����。

四川外国语大学学生处教师于滢在《新常态下大学生“拖延症”的心理动因与应对分析》中指出��� ,调整对目标的心理预期����、不做过高的自我要求��� ,有意识地消除互联网����、个人交际和琐事的干扰��� ,寻求集体协作和相互监督��� ,通过暗示自己可以尝试和挑战����、增强心理动力等方式��� ,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拖延问题���。

至于王杰凯����� ,自从两年前把微信名从“换了新梦想的阿凯”改成“践行新梦想的阿凯”����� ,他至今都没有实现写长篇小说的新梦想�����。

工作之后����,他也依旧有拖延症�����。接到工作任务后����,他会想先给自己打一杯咖啡����,或者买一瓶水�����。不是真的口渴����,只是因为不想立刻开始�����。王杰凯知道拖延症很不好����,也想去解决����,但寻找解决方式这件事����,也不知道被他拖到哪里去了�����。不过����,他不担心自己完不成任务�����。习惯性的拖延让他知道自己总能在最后一刻之前完成――“‘死线’是第一生产力”�����。在这个时刻之前����,他总觉得再休息一会儿�����、再玩一会儿也没关系����,再拖一下也没关系�����。

“如果有一种方式能解救自己的拖延症������,那就是强行给自己创造一个孤独而幽暗的环境������,一个没有其他人的环境������,尽可能舒适������,窗帘要拉好������,灯光暗一些������,椅子要有坐垫�����。”他要这种仪式感������,就像自己被赋予了某种使命������,但他承认是完成任务的使命������,而不是完成作品的使命�����。只有在这种沉浸式的环境里������,前方的目标才会明晰�����。但更重要的前提是������,距离这个目标必须完成的时间所剩无几�����。(记者毕若旭 程思 实习生刘俞希 )�����。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被访者均为化名)���。

评论

相关推荐